您现在的位置:  朝鲜半岛研究协同创新中心 半岛动态 正文

文在寅的半岛和平构想:大胆设想伴随高危风险
2017年07月28日  阅读次数: 

   2017-07-28     15:50   来源:中新网


要在保障朝鲜体制安全的前提下实现半岛无核化,并最终签署朝鲜半岛和平协定,对于新上任的韩国总统文在寅来说,实现这种前几任韩国总统皆未能实现的伟业,其设想有多大胆,风险也就有多高危。

自朝鲜核问题爆发以来,从金泳三至文在寅,韩国已历经6位总统。每届韩国总统上任后,都会发布任内朝鲜半岛政策,并着重阐述回应朝鲜半岛核问题的主张,这已经成了一个不成文的惯例。

7月6日,韩国总统文在寅访问德国时,应邀在柏林的科尔伯基金会发表演讲,正式向国际社会阐释其任内的“朝鲜半岛和平构想”。据韩联社报道,该构想大致包括五大政策方向和四点建议。五大政策方向包括:谋求排除朝鲜政府垮台、吸收统一、人为统一的持久和平;保障朝鲜体制安全下的半岛无核化;实现无核化并签署朝鲜半岛和平协定;朝韩铁道相连与韩朝俄天然气管连接等“半岛新经济地图”构想;促进民间交流合作等。四点建议包括:离散家属团聚、朝鲜组团参加平昌冬奥会、停止军事分界线的敌对行为及举办朝韩首脑会谈等。

文在寅提出的这一“朝鲜半岛和平构想”,几乎就是前几任韩国总统朝鲜半岛政策的统合版本,虽然是“新瓶装旧酒”,但其要做前任不能实现的设想还是足够大胆。

设想有多大胆,风险也就有多高危

在文在寅之前,韩国五任总统的朝鲜半岛政策中,金大中与卢武铉的政策更加包容柔和,主张通过和平方式来解决朝鲜核计划带来的危机;而金泳三、李明博与朴槿惠政府则更强硬保守,要求针对朝鲜的行动采取对抗或制裁的手段,谋求实现半岛无核化。在更宽泛意义的朝鲜半岛政策上,五位总统也都采取了不同的政策,并将部分政策付诸实践。

不论是金大中时期的“阳光政策”,还是卢武铉时期被普遍认为是2.0版阳光政策的“和平繁荣政策”,其实质都是要通过接触对话而非对抗来和平地解决包含朝核问题在内的朝韩间存在的问题;同时在政经分离原则下促进两国民间经济交往以及实施朝鲜半岛援助,从而推进南北之间的合作与互信互利。此外,金大中与卢武铉两人也都致力于实现朝韩首脑面对面的会谈。

金大中与卢武铉所推行的弹性柔和的朝鲜半岛政策,较易为朝方接受。也恰是1998年2月至2008年2月的10年间,两位韩国总统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分别实现了历史性的会面:2000年6月13日至15日,金正日与金大中在平壤举行历史性会晤,双方签署了《南北共同宣言》。2007年10月,卢武铉步行穿过三八线进入朝鲜,然后以乘车方式抵达平壤与金正日会晤,最终两国领导人签署了《南北关系发展与和平繁荣宣言》。上述两个宣言也都强调,必要的时候应签署朝鲜半岛和平协定。

而隶属于同一党派的金泳三、李明博和朴槿惠,所采取的朝鲜半岛政策都坚持以朝鲜无条件弃核为先决条件,且在执政一段时期后表现出强硬姿态。这三位认为应强硬对付朝鲜核武挑衅的强硬派总统都秉持统一分阶段论,即以国民互信与经济交流为优先,在此基础上再谈民族统一。

不难看出,文在寅提出的“朝鲜半岛和平构想”,与金大中、卢武铉二人的半岛政策多有重合。与此同时,这一构想也吸收了几届强硬保守政府的部分朝鲜半岛政策思路。不过,要在保障朝鲜体制安全的前提下实现半岛无核化,并最终签署朝鲜半岛和平协定,对于新上任的文在寅来说,实现这种前几任韩国总统皆未能实现的伟业,其设想有多大胆,风险也就有多高危。就现实情况和前五任韩国总统朝鲜半岛政策皆宣告失败的结果来看,它几乎就是不可能实现的国家命题。

和平构想会否成“野望”?

保障朝鲜体制安全下的半岛无核化,其实是文在寅政府重申将美韩同盟作为外交安保根基前提下对美国政策的亦步亦趋。

今年4月6日,美联社曾报道指出,白宫一位不具姓名的官员公开透露,特朗普政府将对朝鲜实施“极限施压”政策,旨在通过经济制裁和外交手段让朝鲜停止导弹和核活动,但并不寻求“政权更迭”。而文在寅于6月28日至7月2日访美行程中,就包含一次与特朗普讨论朝鲜问题的闭门会。随后,文在寅访问德国,并在汉堡举行的G20峰会前向国际社会释放出这一政策信号。

文在寅的这种选择并不难以理解,因为韩国本身不具备保障或变更朝鲜体制的能力。很可能正是有了作为其盟国的美国的授意,或者说是与特朗普政府达成了某种默契,文在寅才在汉堡G20峰会上大张旗鼓地进行宣传,并引发了外界的较高期待。

不过,美韩的朝鲜半岛政策看上去是增加了在保障朝鲜半岛体制稳定性与延续性上的承诺,实际上却是为博取国际社会支持而采取的“空手套白狼”手法。

目前,美国和韩国并无完成颠覆或更迭朝鲜政府、体制的能力与把握,而通过外部武力干预形式颠覆朝鲜体制也并不可行。因而,向国际社会释放出 “善意”信号,会获得朝鲜与国际社会的好感。但期待以保障朝鲜体制安全来实现半岛无核化,显然并不可能。

在文在寅访美结束前,美韩两国首脑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强调,美国将给韩国提供常规武器和核武器在内的一切军事力量,保障其在朝鲜半岛的军事优势及威慑力;如果条件允许,美军还会将朝鲜半岛作战指挥权交予韩军。

这无疑是对半岛无核化的曲解,认为朝鲜弃核就是半岛无核化,而美国供给韩国核武保持威慑则不属于半岛无核化的范畴。美韩的这一纸声明,不仅无助于实现半岛无核化,显然还会给原本紧张的局势添油加醋。而就朝鲜方面来看,2013年,拥核就已经明确写入朝鲜宪法。在这种情况下,朝鲜否定自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如果连朝鲜半岛无核化都难以实现,那么在这一前提之下才有可能操作的签署朝鲜半岛和平协定则更加遥不可及。




 

国内链接
延边大学 南开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 吉林省社科院

国外链接
朝鲜金日成综合大学 韩国首尔大学 韩国延世大学
韩国韩国学中央研究所 韩国峨山政府研究所 日本庆应义塾大学
日本京都大学

延边大学朝鲜半岛研究协同创新中心 版权所有 地址:吉林省延吉市公园路977号 邮政编码:133002
电子邮件:
kwh2011@ybu.edu.cn 联系电话:0433-2436738 Fax:2436737